4年冲规模花掉数亿血本,转型金融一体化服务商

  2011年,给予基金行业的,是太多的磨难和挫折。

维持“增持”评级,下调目标价至20元。公司2017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22亿元,同比增长5.16%;实现净利1590.68万元,同比增长16.35%,符合市场预期。因为传统业务行业竞争加剧,我们预测公司2017-2019年EPS为0.79(-0.21)/1.02(-0.24)/1.21,因估值中枢下移,目标价下调至20元,维持“增持”评级。

  过去4年的第四季度,货币基金共增5800亿份,花掉基金业数亿血本

  这一年,两位基金经理因为老鼠仓被判刑,一位原公募明星基金经理因为涉嫌老鼠仓正进入刑事处罚阶段。

    营收确认延迟不影响全年业绩,期间费用率得到有效控制。公司2017年上半年营收增长不明显主要由于中行、工行、邮储银行等大行金融电子科技产品项目虽然已招标入围,但是营收确认延迟,预计会体现在下半年,不影响全年业绩。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增速高于营收主要得益于公司优化销售团队人员结构,提高成本费用控制能力,期间费用率从去年同期的50.64%下降到2017年上半年的46%。

  证券时报记者 木鱼

  这一年,公募基金中最早的两位总经理之一的博时基金总经理肖风退居二线了,担任了七年总经理的招商基金(微博)总经理成保良投奔了私募……

    转型金融一体化服务商,金库改造陆续落地。金库改造主要包含硬件设备智能化改造以及管理信息化改造。公司从信息化改造入手,目前已完成6家银行金库的定制化改造项目,设备改造工作目前也已启动试点。金库改造项目市场空间广阔,有望成为公司新的增长点。

  2010年年底货币基金冲规模现象略有收敛,去年年底这一现象又明显抬头。去年第四季度货币基金新增规模仅次于2008年第四季度,规模增幅也已逼近2008年。统计显示,2008年到2011年4年间的第四季度货币基金合计增加5800亿份,其中绝大部分增量来自基金公司年底货币基金冲规模。

  这注定是基金业说离别的一年,尤其是2011年如此之多基金总经理的离开,折射了这个行业目前的无奈和窘境,处在冬天的基金业期待春天的到来。

    公司发力消费电子领域。公司2016年成立聚龙智瞳进入基于手机等消费级需求的计算光学与计算机视觉领域。公司目前正推进低照度高清拍摄、光学防抖、HDR宽动态影像处理等智能手机计算光学技术和解决方案产品的落地,借此拓展消费电子市场。

  天相统计数据显示,扣除12月新成立的嘉实安心货币,去年第四季度货币基金规模从1276.77亿份增加到2931.23亿份,环比增加129.58%,仅比2008年第四季度货币基金的环比增幅低8.97个百分点。

  韩刚、许春茂的相继被判刑

    风险提示:金库改造项目推广不及预期;消费电子发展不及预期。

  2008年到2010年,每年第四季度货币基金规模都出现激增,环比增幅分别为138.55%、119.36%和44.59%,再加上2011年,4年第四季度货币基金平均规模环比增幅超过100%,达到108%。

  2011年,让人铭记的,是公募基金经理开始陆续被判刑。

  从绝对总规模来看,2008年第四季度货币基金环比增加2260.29亿份,2011年和2009年年底增加额分别为1654.46亿份和1412.14亿份,只有2010年增加规模不足1000亿份,为472.72亿份,4年合计达5800亿份,上述规模增量中有部分是散户投资者主动申购,但绝大部分都是基金公司为冲规模向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激励年底短期持有的结果,这从每年面向机构销售的B类份额增幅可以看出。

  2009年2月28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首次规定了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罪,其中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统计显示,2008年到2010年的第四季度分别有2只、3只和1只货币基金规模环比增长超10倍,2011年第四季度则有5只。去年年底规模激增超过10倍的货币基金分别为大成货币B、交银货币B、交银货币A、融通货币和银华货币B。

  长城基金(微博)原基金经理韩刚,成为了第一位被刑罚的基金经理。

  在上述11只一个季度就激增10倍以上的货币基金中,有7只为B类份额,3只为不分A、B份额的货币基金,只有1只为货币基金A类份额。

  自2009年1月至当年8月21日担任基金经理期间,韩刚利用职务便利获得投资决策信息,与妻子等人通过网络下单的方式,通过韩刚亲戚开立的账户进行交易,涉及15只股票,其中14只股票的交易发生在刑法修正案(七)公布施行之后。

  基金公司为年底货币基金冲规模付出很大代价,以业内保守的激励比例千分之一计算,4年时间里,基金公司为年底货币基金冲规模付出约5亿元的成本,相当于1只300多亿元的股票基金一年的管理费收入,侵蚀了基金公司的利润空间。

  韩刚最终被判刑一年,处罚款31万元,对赃款30.3万元给予没收。

  一位基金公司老总表示,由于股东方面的要求和基金业内目前攀比规模的风气,很多基金公司也身不由己,不得不加入到每年争夺基金公司年底规模排名的“战斗”中。

  在韩刚进入刑事处罚时,光大保德信原投资总监、明星基金经理许春茂又卷入“老鼠仓”的调查中。

分享到:

  10月9日,上海市静安区法院以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罪,对光大保德信原基金经理、兼投资总监许春茂作出一审判决,判处许春茂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210万元。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据证监会通报,在2009年2月28日至2010年4月15日之间,许春茂利用职务便利,亲自或明示、暗示他人利用其实际控制证券账户,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基金买入或卖出交易股票68只,非法获利209万余元。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许春茂案落槌之时,原公募明星基金经理李旭利涉嫌老鼠仓被查明,其涉及的交易在2009年2月28日至当年5月25日,获利高达1000万元。

  此外,李旭利的昔日同事,原明星基金经理郑拓也陷入被调查之中,尚不能确定未来是否有处罚。

  刑法修正案(七)的相关条款,已经构成对基金经理犯“老鼠仓”的高压态势,成为震慑基金经理内幕交易的利剑。

  新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2011年12月1日在深圳一次论坛上形象地把内幕交易比喻为偷菜,“小偷从菜市场偷一棵白菜,人们都可以义愤填膺。但是若有人把手伸进了成千上万股民的钱包,却常常不会引起人们重视。”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手机版发布于威利斯人,转载请注明出处:4年冲规模花掉数亿血本,转型金融一体化服务商